ミゲン❀

原Ailsa,よろしく,集训中,基本淡圈,ごめ

对普安的个人看法「重点:手合、回想」


这周末感觉自己被极化冲击到了好像话痨王兼桑附身,但还是想谈谈扎着马尾的安定,自己可能会高兴一点儿?非常个人的看法注意,轻喷
对安定面对婶婶「也就是通常的一面」的一面并不想说得过多,语音比例很大,大体就是温顺礼貌而又保持着微妙的疏离感「借用一位大大的话,他成了总司的活墓碑,已经不太会爱人了」对于清光会介意,表现出好胜心。本身有些自卑,但一直都有相当傲气和自尊。对婶婶主动表达「感谢祝贺之类的」的话总有一些前辈兄长的自持。
而今天主要想说说的是安定面对同伴的一面,总统来说的话,是更加活泼而敞开心扉的
鸟羽回想
其实这一幕可以看出冲田组平时是怎么说话的,清光的性格自认为是很直率而有不爽就直说不会有太多顾虑「和吉行和兼桑的手合清光那直跳脚的吐槽233」清光对安定的感伤「嗯安定很感性」直接表达了不满和不耐烦,语气也是有点重「感觉有点生气」,而安定的回答依旧是平静而哀伤的「有因为怀念的原因」,感觉对清光的态度十分熟悉,不生气。但后来安定用平淡的语气直接把清光堵的语塞「吵架什么的明显是安定在行」。自己感觉安定对总司的事是十分敏感的,而和清光相比,更感性「清光和虎哥的回想十分能表现清光的理性和明事理了」但安定在人情练达上比清光成熟「汲田亲妈说安定会用清光的衣服上擦手^_^」。而感觉一直在包容清光对他的看不惯。
冲田组 手合
对冲田组最大特点的看法一直是像镜像一样的存在。手合里明显两人在看见对方时气压都底了不少,这也是冲田组的独有。我所理解的冲田组就是虽然无比的相似,但总有两人相悖的地方是双方各自无法理解的,所以会和对方意见不合而闹矛盾,对和自己相似又不同存在的好胜,与同为冲田刀但一个中途遗憾退场一个经历了结局的互相羡慕。手合后,清光的语气低落「感觉他对总司态度是爱又带着遗憾的别扭」,总司对两人的影响都太大了,简直深入骨髓「总感觉是极化的伏笔……」,而安定对此则是对清光的安慰「大概自己其实不排斥吧 猜测」。冲田组是能相互搀扶前行的同伴吧。
三条大桥回想
总觉得这一段是十分重要的表现了安定对总司的态度。当然兼桑在其中充当的角色也十分有趣,他和安定之间是明显的引导者和被引导者。看过微博上有大大对兼桑性格的见解,他是十分「人」的刀。有浓厚的人情味但又十分理智。安定在回到总司的关键之地时是有些迷茫的,当然我觉得安定是对自己的疑惑有认知的,同时他也是在同伴面前能敞开心扉的。不论在鸟羽和清光,还是和兼桑,安定都能主动向同伴需求帮助,所以安定不是对总司有着浓烈的执念,而是对过往的怀念。「也觉得安定是恋旧的,他身上的羽织」他也有过犹豫,但作为引导者的兼桑成功的让他坚定了。「其实兼桑的那番斩不断病根的话很有意思,并没有像在函馆直接给堀川讲保护历史的大道理,反而用这种直接而没有具体实在理论的话而且明显很奏效,到底是了解安定的迷惘没有那么绵长,还是害怕安定的迷惘会因为大道理被引向更深……也许也有自己对土方的事也是痛苦纠结强烈而必须使用大道理说服堀川和自己吧」
兼桑 手合
兼桑毕竟是小孩子脾气,调皮的时候也不少。在手合时都用应对冲田组两人的不同而使用不同的激将法成功将二人都急起来了「2333」。不过安定虽然识出那是激将法却依旧开始认真了,安定的语气也真是令人胆颤,没有溢出的凶狠,却气势逼人的更甚。但安定对「羽织」十分敏感,他对过去是骄傲而不允许被玷污的。
吉行 手合
个人认为吉行对新選組的态度是出于自身的位置来看的,总感觉对和他关系最近的新選組是想要接近但因为身份而一直疏远。而新選組的各位「虎哥大概是个例外」对他没有明显排斥。安定在和他手合时用了北辰一刀流「不太确定是出于关心还是单纯地想找个刀练习」,安定对于总司的一切都铭记在心,想要在作为大和守安定的身上也继续流传,作为永久的怀念。「虽然安定好像歪打正着地让吉行开心到爆炸x」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