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ゲン❀

原Ailsa,よろしく,集训中,基本淡圈,ごめ

「对安定极化书信个人解读」轻喷


还是放心不下极化,又跑来说说对书信的看法了
安定在修行时开始考虑关于自己无法脱离对总司怀旧的情况。他也担心婶婶会对去了总司那里的自己生气,他对自己对总司的情感和随之而来的犹豫迷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这一点在普安身上也有体现」

在看到总司病倒后,大概是受感染表现了想作为刀完成自己,不希望自己被留下的情感,这在普安身上是比较正常的情感「虽然消极」,但安定变得更成熟了,他对自己的感情进行审视,大概是发现这种情感对于想变强,向前走的自己是不成熟而看向过去,有些懦弱的表现,有些自嘲,但也认为是必然的。

总司对安定在修行的所为提出责问,安定在信中给出的解释是含着苦涩的味道的,安定这时的心情应该是灰暗的吧「自己的大胆猜测,总司能对安定说出这样的话,也许安定也有过因为控制不住的感情而显得迷茫而悲苦的行为……」总司看出自己是安定迷茫的所在,想要提点他,想让安定不再迷茫,走上他应去的道路。而安定……钻了牛角尖,而且对自我的认知更加贴近于刀了。安定说要忘掉总司,也是因为安定认为的总司的期望。安定极化的出发点是为了前进而想好好整理自己对总司的态度,中途大概安定反而越陷越深,看起来迷失了自我,人格向刀靠近,最后自己修行的目的甚至变成了「成为婶婶一个人的刀」……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