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ゲン❀

原Ailsa,よろしく,集训中,基本淡圈,ごめ

「 极化安定的不知多少次自己打自己脸后的想法」

没想到半个月都在纠结这个,看了太多解释,最后觉得自己逻辑有问题,现在冷静下来了,也就想以安定的心理去尽可能不带自己情感的去看看极安。
想从书信入手,语音实在是没有太多明确的切入点,书信里的安定的成长是他的性格变化的关键,书信也比较连贯有逻辑,而且是从普到极的转变过程,明显看得到他自身所遇到的矛盾,和促成转变的关键点,安定自己下的改变目标【虽然刀剑也有可能隐去一些经历,之前有婶婶说粟田口的一个小短裤可能在书信里说谎了,但安定是一个比较直率的人】随便提一点,修行刚开始安定对自己对总司的感情有着想要好好收拾的心理,这比博美时期的安定就更成熟了。第三封信里,安定表明了决心,自己觉得最重要的点是「1因为总司的期望而忘记总司,和2成为审神者一个人的刀」,安定不可能能忘记总司的,既然为了总司可以做出这么多的改变,总司在安定心里是非常重的。同时安定对自己的态度也更“刀”了。
对语音的理解也是从这两点出发的,当然因为安定有非常大的两面性,所以会分为通常和战斗两部分。
「通常」
对婶婶的态度是比以前更敞开心扉的,觉得是把婶婶给作为“真正的”主人看待。但语气变得比之前低了一个调,有些语音令人感觉一种虚弱暗淡的感觉。「这里不解释,在战斗会更详细说明」。有婶婶说安定的万屋等语音跟清光有些像,私认为这是安定想成为婶婶的刀,对婶婶表达的更真的表现,在变得和婶婶更亲密之后。安定应该不会去有意模仿清光,他们性格本身就有相似的因素,这应该是安定的本身自然表达。安定是对清光有些介意的,对清光安定是好胜的,本丸语音里也表现出安定的好胜心,还有想要变强的想法。「这个还不太确定啦,也许安定是表面上怼清光心里却因为羡慕清光对婶婶随意的态度而自己还不太找得到方向就学习清光呢」而马当番里的安定对马作为马的羡慕,是比以前成熟,但还是有一种安定对自己现在的状态的不适应「有些消极」。手合放在战斗。总结一下,平常的安定在努力作为婶婶的刀,态度更加温柔,之前的为自己和总司骄傲有些不在了,但也把安定的自卑情绪表现的更突出。虽然依旧稳重,情绪却有些暗沉「之后会解释」。
战斗
准备出阵的安定没有博美时期的需要长时间而有意识的调节,而是立马从博美变成狼了;而战斗语音表现出的安定表现得像脱缰的野马,少了一份以前的拘束。安定是真的在放飞自我了,不过手合结束的语音表现出安定的状态转换是不由自主的,自我感觉是安定“刀”的一面被更强的激发出来了,但手合的安定开始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反思,安定的确变得更成熟了。但战斗语音的好像无法控制情绪哭腔,还有那句在会心和在手入时的「为了主人的胜利」,不管怎么说,也令人感觉安定说的十分勉强,就像他自我介绍「尽可能成为主人的剑」,就像在自我催眠,再加上语音里没有提到总司,反而是婶婶。再加上通常语音的有些消极感,给我的感觉是,安定这是因为战斗中自我的全面释放,而之前压抑的强逼着自己挖掉遗忘总司的感情被宣泄出来,而安定仍认为自己是婶婶的刀,所以对这种无法忘记总司的感情用「自己现在的位置」来相抵制。而那句「自我厌恶中」,有人说因为手合语音的缘故,是安定对自己的自我放飞的反思。我并不这样想,手合的目的是为变强,对手也都是同伴,安定手合开始的语音从要杀到打个半死感觉得到他面对同伴的节制,而结束后自认为是安定因为是面对同伴而不是敌人所为对方着想的顾虑「安定是真的成长了」 还有对自己的不由自主的转换的反思,同时「自我厌恶中」的语气是最令我不寒而栗的跟和兼桑手合相似的那种真正的认真的动了真感情而显得格外冷静而冰冷的语气,这比安定战斗状态更可怕。和安定对自己战斗方式的看法程度完全不一样。而且拿誉语音所处的情景应该是战斗后婶婶对最有功者进行奖励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安定应该是才爆发发泄完看见婶婶对自己的战斗夸奖,或许就会想到自己在战斗时的纠结矛盾,在总司的情感中脱离不出来,而表现出对自己的厌恶。
没错,安定是成长了,他变得更加理性和成熟了,在作为婶婶的刀也在不断努力着。更加但修行回来的安定仿佛是一汪被打破平静的湖,看起来依旧温和稳重,但内心因为强逼着自己挖掉总司的那一部分,而安定个人的无论是刀还是人的性格都更直观的表现出来,没错,安定的形象更加丰满了,但他是无法忘记总司的,如果要说的话,有那个机会安定一定会为总司付出一切,他也意识到总司对自己的重,在安定看来,总司对自己的影响太大,如果他想走下去自己的路,又因为总司对自己的期望,他就要脱离总司。「虽然这本身就很矛盾」。但他做不到忘记总司,却硬是要忘记,同时又给自己安上了作为婶婶一个人的刀的目标(包袱)。于是安定的平静被打破,在不断的矛盾纠结中,总司成了安定永远的心结。
立绘也表现出来安定的现况,整体变得苍白,通常立绘的眼睛高光没有以前多,表情感觉没怎么笑,很沉静而隐忍的感觉 ,还有那套非常总司的浴衣。眼下的红肿?印记到出阵时眼下发黑 ,战斗时的疯狂。
「其实自己依旧觉得安定的极化是非常真实而惊艳的,安定的形象被塑造的非常完整,但这玻璃渣……」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