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ゲン❀

原Ailsa,よろしく,集训中,基本淡圈,ごめ

突然发现半年前的读后感,随便应付老师乱写的,就存个档吧。

魑魅魍魉的百物语
京极夏彦 巷说百物语系列

百物语,来自江户时代的试胆游戏。巷说,则是流传在市街墙檐的故事诡闻。两者相撞,是否真有妖物自异象中盘旋而生?いいえ、异象由人有意制造,行走飞扑在屋檐之下的,流传于「世间」的奇致悲异的,是妖物。而存于所谓「世界」内的,则是,眼中所见的水与镜之影。
「妖怪在日本是一种象征,代表了某种悲伤或是难以忘怀的情绪。人们阅读妖怪小说后,得以从那种忧伤中释放出来」——京极夏彦
「侘寂、幽玄、物哀」这是日本文化的独处,千年来的精神总结。自身从未亲身游日本,又存于世仅十余年,不敢说是全然理解的,而以自身所识叙来,也就只能是两极之上的唯美之悲吧。但用此来描摹巷说百物语的话,也就是十分合适了。
要说日本的历史时代分割,最爱的还是江户。似乎腐朽的令人悲哀,却深见人心;而又像酒精一样似梦似幻。百物语、百物语,自然也和净琉璃、歌舞伎一样,来自悲哀的江户人那耽美而颓唐的向往,瑰丽地令人毛骨悚然。当然,此本小说也是如此;单元剧的文体,每一妖物的故事如同脱自相异而磨肩之人之口,独立而层层相叠。在江户时代已有用此名写此体之妖物书,在现今而延续地书写似奇不奇的彼界故事,使此书带着一股化不开的落语古味儿。
妖,其实哪有妖。日本的妖物与其说像《聊斋》里的似的通情达理,也就是京极夏彦所说的,是人悲怒的、扭曲的欲念化身。这也是百物语系列开展的中心。人情世事中,如果将不能见人之情剔除,是否就可以解决争端纠缠?故事之中的诈术师就是这样做的,用舌灿莲花将之冠以妖物之名,赋予其形体,再将其与人分离、销毁。人生之哀,便是如此吧。恍恍惚惚,浑浑噩噩,游荡过一世,不能如樱花之落,在极尽灿烂之时,干干脆脆、完完整整地结束。而是早已衰败,又任名为「妖物」的扭曲情欲所迷惑,在深渊之际,三途河之岸麻木徘徊。这样的世间,已和地狱无异;堕入妖物之中的,早已是未亡人。
諦め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