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ゲン❀

原Ailsa,よろしく,集训中,基本淡圈,ごめ

無我夢中

一个只能称得上随笔的小东西

安定自叙角度,以第一人称出现

历史向,原主出现,死亡描写注意

标题是强行加的

可能非常ooc,抱歉

       

       我试图触碰他的脸颊。但,在快要接近的时候,止住了手。

       堀川说我是个不明事理的傻子,这是我无法否认的事实。作为连活着的实感都没有的付丧神,又怎能触碰到人类呢?只不过是穿过无尽的虚无罢了。

       于是,我就坐在寂静无人的房间里,注视着,他、冲田君、死去的冲田总司的,躯体。

       我知道的。在我面前的,仅仅是他的幻影。

       对于拥有永恒时间的付丧神来说,他最后的留存与泡沫并无两样。腐烂,最后连白骨也无存。但,无论如何,此时此刻的他面容依旧如此和蔼温柔。

       我端详着他,用这双眼睛竭尽全力地在全身的每一滴血液中刻下他的模样;甚至庆幸自己不能触碰到他,以僵硬或冰冷来告知他的死亡。这样的,貌似活着的他,我不由地这样想,就跟染井吉野飘落临水的花瓣似的,灿烂而悲哀。

       “呐,冲田君,近藤先生和土方先生一定会好好走下去的,”

       我喃喃的对着他的空壳说着,

       “只要新选组还有人在,诚字旗就不会倒下,不是吗?和泉守也长大了,况且还有堀川和虎大哥这样可靠的人在呢,他们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

       这样说着的我,听不到任何回音,只有话语挥散在空气中。

       “啊,也真是惭愧呢,明明发生了……这种事,可我却一滴泪也流不下来啊。但是啊,像冲田君这么好的人一定,一定会原谅我吧,明明在冲田君生病的时候每天都哭不完啊。现在的冲田君是终于获得了安宁了吧,那就好,那就好了。”

       这样虚妄麻木的我,抱紧了腿,移开投在他身上的视线,呆呆地看着榻榻米之间缝隙。像一把平凡的刀一样,守护着他,我的主人。

       突然一道红闪过,

       “清…!”

       几乎脱口而出,那个尘封到几乎忘记的名字。

       我踉跄站起来,像疯狗一样到处寻找。没有,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仿佛世界只剩下了我。回过头来,只看见庭院里一轮惨淡的,幻影似的斜阳。

       我被染上凄惨橘红的余晖所笼罩着。

       “那家伙,岂是这种红可以比拟的。”

      这样想着的我,不住地颤抖,站在铺满陈旧橘色,没有“人”的房间里。橘红充斥着,无处可逃,连他的脸庞也蒙上了橘色。

      我,走向了他。

      再一次,再一次地,将手指伸出;夹杂无法抑制,想要触碰的执念。近一点,再近一点;他那带笑的嘴角。

      但,但是,手指穿过名为皮肤的薄膜,滑向,滑向,虚无。

      我,幽灵般地沉入深渊。

      “一切,都结束了。”

      这样想着的我,瘫坐在榻榻米上,跟被扔进臭水沟的净琉璃人偶一样。

评论

热度(5)